【幻欧】你,我,他(一)

我是一个网络主播,我有一个男朋友,他以前是我的粉丝,我们是玩游戏认识的,我管他叫欧皇,我们相遇像一个奇遇,我很喜欢他。但是我的朋友告诉我,他不喜欢我,朋友给我看了我们的一起玩的时候的照片,照片中他坐在角落面无表情看着我的方向,我恍惚感觉到他的眼神带着一丝仇恨。

“那哪是看喜欢的人的表情?看仇人的表情还差不多,我看着都发麻。”

“你什么不知道,别说了。”我连忙打断他。

我知道他经常面无表情的发呆,那只是他的习惯而已,他对我很好。

他会为了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切从头开始,就凭这一点,我就欠他良多。

他会在我生病的时候衣不解带的照顾我,眼里的焦急与担心怕是最好的演员都装不出来。

他会因为我胃不好,宁可回家加班,也要按时回家让我吃上那可口的饭菜。

他会在吵架之后,轻轻的摇着我的衣角,软软诺诺的撒娇,请求我原谅他。

他很好,不,他太好了。就连微博上的最苛刻的男友准则,他也能做到七七八八。而朋友仅仅看到一张照片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今晚他还在书房加班,我凑上前去,抱住他亲吻了一下他的右耳,他突然抖了一下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的工作快做完了吗?”我在他肩窝蹭了蹭。

“怎么了?你想做吗?”他发出一声轻笑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这几天睡的太晚了,我心疼你。”我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睛下方,我知道那里被繁重的工作附上了青黑的颜色。

“不做了,你下播了,咱们休息吧,工作没有你重要。”他摸了一下我的头站了起来。

“我先去洗漱一下。”

我回到床上,拿出看到一半的书,寻找着今天要给他念得东西,他很粘我,每天晚上我都给给他读会儿书他才能入睡。

不一会,他松松垮垮的围着黑色浴巾出来了,衬得他的皮肤愈发的白,头发上的水顺着线条优美的脖颈,再往下滑过去,最后隐没在黑色浴巾中,眼里是我熟悉的情欲。

两个人在一起太久了,要干什么根本不需要交流,我伸手搂住了他,他一个虚晃转了一圈,堪堪躲开了我的拥抱,同时扯下来自己身上的浴巾,向前一步,趴在床上,脸埋在被子里,抬高了腰部,整这个人仿佛一把张开的弓,看在我眼里有一种惊人的美。

根本不需要言语,一切全凭人类本能,我们在这种事上也是完美的拍档。

只有一点他偏好背后体位,我曾经问过他,他说,他喜欢放弃一切掌控的危险感觉,而且,当时他舔了一下我的胸肌补充道,更深啊。

我把他翻过来,寻找他的嘴唇,他却先一步深深咬在我的肩膀上,我不禁哼了一声,他发出轻轻的笑声,慢慢舔舐着我的伤口,我闻到一丝血腥味,刺激得人更加兴奋。

情事之后,我把他洗干净抱上床,他眼角有些发红,嗓音带着事后的专有的沙哑,乖乖的靠在我的怀里,撒娇求着我为他读书。

我翻开了早已找好的文章,压低了声音,我知道他喜欢这样,慢慢的读了起来。

“你是我的

半截的诗

半截用心爱着

半截用肉体埋着

你是我的半截的诗

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”

我仅仅读了几句,他就睡着了,窝在我心口处均匀的打着小呼噜,我捏了捏他的耳朵确定他真的睡了,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很累了,再加上今晚意料之外的情事,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,爱怜得亲了他的头发一口,给书夹上书签,关上了灯,晚安,好梦,我的宝贝,我也爱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有人说: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

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没有经历过生死,只要活着,我就可以告诉你,但死亡呢?你们两个人的故事就永远定格了。只能恨不得把两人的回忆,砸骨取髓,非得把句子翻来覆去的一句句品出味来才罢休,时间一长,你几乎分不清那是你臆想的还是真实的了。

我是一个设计师,我知道自己生性薄凉,但我现在有一个男朋友,他是一个网络主播,其实不知道能不能称为男朋友,因为我不爱他。

但我不是生来就是这样的,我有过爱情,曾经我以为我们两人永远会在一起,直到那场车祸带走了我的爱人。人类自身的应激反应太完美了,事后我努力回想竟也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记得他扑了上来,鲜红的血顺着下巴一滴一滴砸在我的脸上,他却向我展开一个笑容,用手遮住了我的眼睛,低声安慰道“别看,现在我太丑了,别害怕,宝贝,我没事。”

我顺从的闭上了眼睛,心脏剧痛,我听着男人胸腔发出几声气声,男人不知道在哪来的几分力气,忽然开口:“跟我保证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会好好活着!”

“不!”

“说!”男人咳嗽一下,他从来没有那么强硬给我说过话,震动顺着他的胸膛传到我的身上,想到会发生的事我克制不住地浑身颤抖。

“我保证我会好好活着,和你一起!”

他满意的咳了一下“好好活着,我爱你!宝贝!”

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愿意去回想。

从出柜和父母闹翻之后,我就剩他一个亲人了,那天之后,我就像一副行尸走肉,孤单孑孓的生活在这世间,精神的丝缕困在了过去。我把戒指从他带血的手和自己手上取下来,融在一起,打成了一个耳钉,带在左耳。耳朵被针刺痛的感觉给我一种怪异的满足感,疼痛就好像提醒着他还在。

那男人真的懂我,因为承诺,最难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死亡,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一天天过着,也许就这样一年、两年,直至死去。

可一切都在那天改变了,我无意间刷微博,看到一条热搜点了进去,是两个人用英语玩游戏,随手点开,听完第一句话,我差点拿不住手机,太像了,不,那明明,明明就是他的声音。

人们都说来这世间,你一定要看看太阳,可他们没告诉你太阳消失之后呢?那就像现在我这样,太阳的余晖就足以让我疯狂。

这不对,但我实在是太寂寞了,太想他了。

我查到那个声音的主人,我下载了游戏,我努力上分匹配他,我用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点点的渗透到他的生活里,他果然沦陷了,我们奔现了,看似天赐良缘水到渠成,实际每一步都是我精心设计的。我知道这样不对,中途我无数次的后悔,要不就算了吧,他是无辜的,但每次跟他聊天,听到那声音,就像他还在,我控制不了自己向男人靠近。

我怀着激动与愧疚来到青岛这个陌生的城市,这城市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和阿幻一样。

跟他见面之后,我很满足,最让我激动的是他们竟然还都有泪痣,只有一点,他长着饱满上翘的嘴唇,那人却是天生一张薄唇,所以尽管我喜欢抚摸他的脸,但不想亲吻他。他们身高相似,只是他略微比那人瘦一点,所以我一直给他做各种好吃的,督促他去健身,想要他再壮一点。

跟他相处我愈发惭愧,只能加倍对阿幻好。但这个时候我又觉得是对爱人的背叛,于是单方面跟阿幻冷战,甚至觉得为什么那么像的两个人,我不爱的活的好好的,我爱的永埋地下。说来有点瘆人,我竟替爱人嫉妒阿幻鲜活的生命。我看出来他想尽办法逗我开心,但余晖永远带来不了太阳的温度,不过徒劳罢了。

转眼,我们也在一起很长时间了,虽然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算不算在一起,跟阿幻在一起的日子很愉快。我们兴趣相合,他本来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,对我是真的很好,知道我喜欢他的声音,每天下播之后,尽管已经连说了好几个小时话了,都再会耐心的给我读书,哄我睡觉。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我先遇到阿幻,也许我会爱上他,可人生的出场顺序没有也许。

我真的努力过,只是每当想到这个,我就感到早已愈合的左耳传来清晰的刺痛,我做不到。

对不起,我需要你。

对不起,我不爱你。

我是别人写就的半截的诗,你一个字也无法改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诗是海子的,我很喜欢的诗。

本来应该更小甜饼的,但自3.16后写小甜饼的手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,正好今天在群里说了一下这个梗,大家都想看,就撸出来了。

第一次尝试第一视角,不知道咋样,可能就到这里,看看有没有人想看再说。


评论(35)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