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幻欧】你年夜饭吃的什么?(十)

第二天一早欧皇被不断震动的微信铃声吵醒,表情微愠,想要推某幻起床,伸手却没有人,这让他吃了一惊,心里诡异的出现一个念头“拔吊无情”。外面天色阴沉,雨滴砸在玻璃上,密密的简直让人看不到外面,仿佛世界就剩下自己与这一衾暖被。摸了摸某幻那边的被子还是温热的,才略略放下心来。

欧皇坐了起来,他拿过了手机,电话恰巧此时响了了起来,想了想还是没有接。

铃声响了几声就挂断了,屏幕同时亮了起来,欧皇几乎是无意识的看向屏幕,微信对话提示微微闪烁。

“深圳的那个签约,我觉得可以接受。”

“你要来的话给我打电话。”

欧皇略微怔了怔,不知道微信那头的只言片语是否拼凑起来是自己所想,但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
某幻买完早餐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欧皇,推开门发现自己家的宝贝坐在床上,赤裸的肩头上布着点点红痕,表情略显呆滞,十分可爱。

“醒了啊?我还想让你多睡会。”某幻走上前,身上裹挟着雨后泥土特有的春天的气息,摸了摸欧皇的额头,“没发烧,你感觉怎么呀?”

欧皇没有说话,抱住了某幻的胳膊,把脸贴在上面,略微的潮气氲在欧皇的脸上,这才有些真实感,他有些委屈的说:“我没事,但我以为上完床你走了。”

某幻突然笑了,“这咱们家,我去哪啊?整天胡思乱想什么?”他抽出了胳膊,“我衣服湿了,你快进被子,别感冒了,今天降温了,我给你找件衣服。”

等到两个人终于洗漱完毕开始吃饭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。

“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,就都买了点,但有些是辣的,你稍微尝尝就算了,这两天吃的清淡点。”

欧皇看着某幻像小仓鼠整理过冬粮食似的,摆出看了满满一大桌早餐,突然开口:“你是不是联系了深圳的工作?我不小心瞥到你的手机了。”

某幻动作未停:“没事,你看就行,只是我那工作还没确定下来,我就想等确定了再告诉你,免得你失望,动不动感?”

欧皇突然蹦出一句话:“可我联系了青岛的工作,虽然也是没有定下来。”

某幻回头看了欧皇一眼,笑的几乎拿不住餐具,等他终于摆好最后一个叉子,边笑边说“真是两个默契的傻子,咱们以后啥都赶紧给对方说,不然要是签下了,惊喜变惊吓,那就真的哭吧。”

每天腻在一起,哪怕什么都不做的日常就已经是异地情侣过于奢侈的梦了,所以努力靠近一点,再近一点,所以尽管差点变惊吓,两个人却都感觉到相同的感动。

吃完饭,欧皇扯着某幻来到空投箱子面前。

“这个空投是拼起来的,我本来想用乐高弄,但发现弄完太小了,没法藏在里面,就特别定制了木块,自己拼的,有116块,是我第一次匹配到你的日子,那一天就像空投砸脸一样开心,我给你了,你可以不变,也可以拼成其他的东西,我们重新上色。”

某幻轻啄了一下欧皇的脸颊:“宝贝真的用心了,那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办。”

腻歪了一会,欧皇给某幻说了自己的工作安排:“我们学长在这开了一个工作室,有些想要让我做合作人,正好我们公司在青岛有个联合竞标的工作,我们中标了,趁着这段时间先跟学长磨合一下,看要不不要跳槽。”

“同时进行两份工作,那岂不是很累?”

“那能怎么办?不是为了某个大光头吗?”

“你要是真的累的话,要不我签下深圳的那个工作也是可以的,咱们还是能在一起。”

“你那八字没一撇,我这都开始了,再说你家人朋友都在这,还是我来吧,我不是早就告诉你我要养家吗?”

“那舍得你们上司了?”

“不舍得——”欧皇拖了长腔,看着某幻脸色的变化,“不舍得他们家的小公主。”

“你老板结婚了?你都没说过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主动说这么八卦的东西。”欧皇故作一脸无辜。

“小样,喜欢看我吃醋是吧?”某幻揽过欧皇,揉搓着他的头发。

“不,我更喜欢看你吃香菜。”欧皇做了个鬼脸。

那天之后,欧皇就在某幻家住下了,他至少要在这待几个多月的时间。

在一起与住在一起虽仅有一字不同,但天差地别,很多人能有为对方赴汤蹈火的勇气,却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,磨不过柴米油盐的日常。

饶是两个十分理性的人也要经历磨合的阵痛。

所谓互相吃醋。

某天晚上,某幻下播洗漱完之后,已经很晚了,看到欧皇还在玩手机,从他这个角度看过来大略能看到是微信的对话框:“你怎么还不睡觉?”

“我回完这个就睡了。”

“回什么?”

“工作,跟一个客户沟通。”

“什么客户这么晚还聊?我看看。”

“哎,你干嘛?”欧皇试图保护自己的手机,结果还是被某幻凭借自己的身高优势抢走了。

看到上面写着“今天下午咱们睡的那个床有点硬。”大声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不满。

翻上去,发现两个人在讨论床的选择,客户腰不是很好,欧皇推荐他去买一个记忆海绵的床,客户又觉得那种床有点硬,不方便做某些成年人的事。

是的原话就写着“某些成年人的事,你懂得【坏笑】。”

“你看不出来他调戏你啊?”

“什么鬼,人家是直的,装修的是结婚新房!”欧皇有点头疼,青岛醋王又上线了。

“直的也够油腻的,深夜还发这种东西,你还跟他一起试床,管他腰疼不疼的,不做他生意了。”心里想疼死活该。

“好啦,你别吃醋啊,我保证我以后不这么晚聊工作了。”欧皇凑上去拿走了某幻手里的手机,准备亲一下安抚某幻,没想到却被某幻躲开了。

“哼,你也有点有主的人的自觉,别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,我给你说这事没完。”

“那你想怎样?”沉浸在嫉妒里的某幻,没有发现欧皇声音略微有点冷。

“你脱衣服给我看!脱得好看点!”某幻想了一下欧皇这段时间沉溺工作,两个人才是很久没做点成年人的事了。

欧皇没有动,“脱呀?”某幻催促道,转头看了看,才发现欧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心里想坏了。

欧皇解开了第一颗扣子,慢慢的说“你在跟我谈之前,交往过女生是吧?你要是乱吃醋也会让她们这么做吗?”

某幻想了想,估计换别人,他也就让安慰几句就好了,可欧皇对他太好了,好到让他放肆了。

他这才反应过来欧皇是什么意思,低声说:“不会。”

“我们认识的过程虽然可能奇特一点,但现在既然是恋爱关系,就不只是主播与粉丝,我想我们是平等的,我对你完全忠诚,希望你对我也完全信任,用沾花惹草这种词真的让人有点伤心啊,阿幻。”

欧皇葱白的手指缓缓下滑,黑色的睡衣脱到还剩最后一颗扣子,身体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异常性感,某幻更是品出些禁欲的感觉,暖黄色的灯光,打在细嫩皮肉上,留下暧昧的光晕。

“有些事我愿意配合你,是因为我爱你,我想让你开心,是情趣,而不是让你来无理取闹,享受我的难堪的。这个话,我就今天跟你说一次。你知道自己错了吗?”

“嗯,对不起宝贝。”某幻略带低落的回答道。

“所以你今天睡书房。”欧皇斜了某幻一眼,平静的说。

伴随着话音,灵巧的双手正好解开最后一颗扣子,他轻轻的把睡衣脱下了放到一边,美好的肉体完全暴露在某幻眼前。

某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一圈,但还是乖乖的抱着自己的枕头下了床。他三步一回头的走到床尾,又慢慢蹭到欧皇那侧,等待欧皇改变主意,欧皇却连眼神都没有给他。

某幻现在非常熟悉自己的爱人,看似软萌可爱,但如果他下了什么决定,别人很难改变,今天八成要睡书房,但他还在做着无畏的挣扎。

看到某幻走过来,欧皇转身背对着他,某幻委屈的说“至少我要一个晚安吻,不然我睡不着。”

欧皇叹息的直起身子,在他额头上敷衍的蹭了一下,“走吧。”

某幻得寸进尺,一下子抱住了欧皇的腰,蹭了蹭“我知道错了,我真的不想自己睡。”

“撒娇没有用,坏孩子做错事要接受惩罚的。”欧皇拍了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。

看到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了,某幻这才不情愿的离开了卧室,在门口大声喊了句“晚安宝贝!”带上了门。

错过了床上的欧皇轻轻勾起的嘴角。

 欧皇这段时间真的忙的脚不离地,加上某幻跟自己在一起了,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了,上游戏匹配他的次数少了很多。渐渐的有邪教站了出来,欧皇虽然玩了少了,但一直在看录屏,看到某幻在Gay别人也一直没有说什么。

这天某幻下播之后照例叫欧皇睡觉,欧皇还在书房里聚精会神的画图,某幻轻轻推开门,把牛奶和饼干放在桌子上,一不小心碰下一张图纸,看到自己宝贝斜视了自己一眼,他连忙捡了起来: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”

没想到欧皇把手里的笔一扔,把刚刚画的那张图,用力的团成了一团,掷到垃圾桶里,结果还没能扔进去,看起来更加生气。

某幻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捡起那张图,铺展开来,赫然是自己的脸,他知道欧皇在工作特别累的时候会画自己的小像放松一下,他已经偷偷藏了三张了,有些心疼的展开:“你干嘛扔了呀,不要给我。”

“那真是对不起了。”欧皇挑了挑眉,“可我想扔就扔。”

“你怎么了?这样说话?”某幻更是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欧皇突然生气的原因。

“没什么,你下播了?你先睡吧,我想静一下。”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很敷衍的说话。

没事就意味着绝对有事。

某幻不仅没走反而走上前,弯下腰揽住了欧皇的肩膀,“到底怎么了?哪里不合适你说,别自己生气。”用下巴蹭了蹭欧皇细软的头发。

“我不喜欢你那样说话。”欧皇沉默了一会之后才小声说了一句。

“什么?”某幻回忆自己说了什么不让人喜欢的东西。

“哎呀,没事了,你当我发疯好了,我去洗漱了。”欧皇突然顶开某幻的头,某幻从他局促的身影中看出了几分羞赧,摸着下巴思考自己刚刚究竟说了什么让欧皇不开心的话,一个念头一闪而过,可是太快了他没有抓住。

等到上床躺好,他试探性地搂住欧皇,欧皇没有反抗,顺从的钻进了臂穹,活动了几下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着,低声说了句:“对不起,晚安。”

看起来是不生气了,某幻亲了一口欧皇的发旋,在心里松了口气。但随之涌上来一种挫败感,自己的爱人生气了不给自己说,反而自己消化后还要安慰自己,自己才是要说对不起的人,等等?对不起?刚才闪过的念头重新出现,他不会这么可爱吧?

某幻捏了捏欧皇的手心,轻笑了起来,试探的说:“宝贝,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

欧皇挣扎着钻出他的怀抱,却被某幻一下子压在身下。

他扭过头不看某幻,某幻却从那黑瞳中看到窗外月光,亲了亲他的鬓角。

“哪里跑啊你?真吃醋了?你说啊。”

欧皇不语,某幻就一直挠着他的痒痒肉,被搂住的欧皇没有地方躲避。

“我不喜欢你染上跟他一样的说话习惯,你以前都不这样说话的。”事情到这个份上,欧皇手脚都被某幻禁锢住,自暴自弃的说出心中所想,想想粉丝给他们做的道歉三连发的表情包就生气。

只有长时间聊天,两个人的用词与语气才会趋于一致,某幻Gay别人其实他还不是很生气,生气的是他与别人有了更为细腻珍贵的默契,那明明是自己的专属。

这没头没尾半截的话,某幻却完全理解了欧皇的意思:“你怎么这么可爱啊,连儿子的醋都吃,那我以后跟别人聊天天的时候一定多加注意。今天真的sorry。”

“我才没有儿子呢!”

某幻安抚道“没有没有,谁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野鸡,才不是我们的儿子。不过你也有错,你这么想为什么不跟我说?非得自己生气,就想看我心疼是吧。”

“我觉得这个说了太矫情了,本来就是你的工作,有点无理取闹。”欧皇脸皮又开始泛红,他庆幸这是深夜某幻看不到。

“你为我吃醋,哪里矫情?是你喜欢我才会这样,不管多小的事情,只要你不舒服了,什么都可以给我说的。”某幻看着欧皇微颤的睫毛,温柔的说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欧皇终于扭回了头注视某幻,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充满歉意的吻。

“赶紧下去,沉死了,睡觉!晚安!”

某幻知道欧皇是不好意思了,再次把欧皇搂进怀里,闭上了眼睛,回到“我也爱你爱你。”

在之后的直播里,某位主播谨记自己是有主之人的教诲,再也没有学过匹到的路人的语气,除了那个白色裸男。

喜欢一个人表现就是,不仅你的内容是我,连语气我都想贪心的占有,无理取闹,霸道又甜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哥跟小哥哥当然也会有矛盾啦,我觉得粉丝与爱豆转化成恋人,相处模式一定要变,你从信仰变成活生生的人,我从追光者变成同路人。所以就想写出那种感觉,我不会一直惯着你,但估计笔力有限,成品一言难尽.....

还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人待在一起时间长了,说话语气与用词就会趋于一致,我觉得小哥哥对大哥对谁都用一样的梗,感觉应该还好,但我和群里妹子对语气用词梗超级吃醋!所以就写了......

感觉有点ooc了?但恋爱中的人就要作妖一下.....是吧....望天....

预祝大哥生日快乐!看文小可爱清明踏春开心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十一)http://renlaifeng2012.lofter.com/post/1e55b7fe_129db6d5

评论(23)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