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幻欧】南国旧梦

预警结局没在一起,一发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老妹儿,你为什么还不睡觉?”

他半夜起来倒水的时候,发现妹妹一个人抱着手机,没有开灯,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客厅里,给他吓了一大跳。

“哥?你醒了?是不是我吵醒了你?我这就睡。”妹妹像是被突然惊醒,摘下耳机说,声音带着浓厚的鼻音。

“你哭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你说啊!谁欺负你哥去打他!”他急切的催促了一句,妹妹高二一直在住宿学校,这是短假期才得以回家,做哥哥听到哭声,心就一直悬着,生怕妹妹学校受到欺负。

“哥~”没想到那么一句话,妹妹突然扑进怀里,放声大哭,他着实吓到了。

“嘘,小点声,爸妈都睡了。”他轻轻抚着妹妹的头发安抚道。

妹妹降低了声音,边哭边蹦出几个字,“某幻君”,“小哥哥”,“网上”“游戏”他并没有完全听清楚妹妹说的是什么,但还是明白了她说的是网上别人的故事。

听完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背,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网上的故事都是假的,还为那个哭,傻不傻啊?”

没想到妹妹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怀抱,“小哥哥才不是假的。”把耳机递到他的面前,“你听啊!”

耳机那边传来一个男生略带哭腔的呢喃,听起来陌生又耳熟,再看一眼ID,他立刻僵住了,是的,不会错的。

“我喜欢你的声音!”

“爸爸之所以给你取这个名字,不光是因为你身体的原因,更是想你做一个仁德善良的孩子。”

来自他的情书还在自己床底下箱子里放着。[我喜欢听闻阿德声音与讯息,那给我一种幸福的感觉。]

“他是谁?”他听到自己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小哥哥是最好的人!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.......”妹妹又重复了刚才的故事,这次他认真的听了妹妹的故事。

“小哥哥就是这么好的男人,对了,哥,主播和你的声音超级像!要不哥哥你去追他吧!我希望小哥哥幸福!”

“好了,你小哥哥如果真的那么好,肯定不想你这么晚都不睡,好不容易放个假,赶紧去睡觉吧,不然没收你手机。”

“好吧,哥哥晚安。”也许是刚才的哭泣宣泄释放了大量的情感,妹妹终于平静下来,瘪了瘪嘴没有反驳,乖乖的回屋,没有发现哥哥拿水的手微微颤抖。

他回到自己房间,却久久不能入睡,那声音使他思绪回到几年前,搜索了妹妹说的那个主播的名字,点开第一个视频。

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。

“好啦,其实我是男粉啦。”

“我爱你,某幻君。”

他扬起嘴角,在心里打了个招呼,真的没想到以这种方式重逢。

另一个声音也格外耳熟:“My name is 不里球球迪不利多!”那像是自己大学时候的嗓音。

一杯淡水,一缕余情,一丝声音,一抹夜色,很容易就让人穿越到过去的时光,那应该被掩盖的南国旧梦又浮现在眼前。

“我们为什么要跟物理系书呆子们一起合作?”他记得那个人张扬的样子。

“哇,原来改变这么一个角度,效果这么好。”他记得那个人钦佩的神情。

“我喜欢你!”他记得那个人一抹羞涩的低头。

“我不会原谅你,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他记得那人最后一条短信。

他的手附上了左胸,胸膛中那本不属于自己的心脏,竟然发出一样的疼痛,更为这段记忆增添了实质感。

“哥哥哥哥!”本该睡觉的妹妹冲进了房间。

“又怎么了?你没去睡觉?”他一下子扣上了平板,坐了起来。

“小哥哥回我私信了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看!”

[别想太多,早点睡吧,晚安。]

“人家让你早点睡觉,赶快去睡觉!”

“我睡!我睡!”妹妹又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,“哈哈哈哈,小哥哥太好了!”

“哼,女大不中留!自己哥哥的话不听,别人的哥哥的话倒是很听!”他在后面吃醋的抱怨一句。

妹妹总能过滤掉自己不想听到的哥哥说的话:“哥哥晚安了!”

他拿出了手机,找到那人的微博,短短几条微博很快就看完了,点开私信,却久久没有发送一个字,因为他不知道该先发[对不起],还是说出自己心中所想[我爱你]

寂静的深夜里,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,声音盈满整个房间。

“你们家孩子先天性心脏病,现在还不能手术,要看长大之后的情况。”

“尽量不要运动,也不要让孩子有大的情绪波动。”

“小心点,别碰你哥哥!”毛手毛脚的妹妹被训哭的声音,仿佛还充斥在耳边。

是的,他出生之后,有严重的心脏病,就被预言活不过二十岁。

从他记事起,他就一直被教导不要生气,不要跟别人打闹。他所有的休闲娱乐,就是看书,物理繁杂的公式定理,正是消磨漫长岁月最好的工具。在别人眼里他少年老成的样子。可不知道是不是书看的多了,赋予他绮丽的梦,外在越是约束,内心越是火热。在他青春期发现自己性取向之后,想要逃离的感觉更加浓烈。

于是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他第一次反抗了父母,选择了南方的学校。

“我宁可明日,看完世界之后就死去,也不想这样多活着,这是一个正常年轻人应该过得日子吗?”许是心疼他活不过二十岁,又或许家长总是不如孩子心狠,向来强硬爸妈尊重了他的决定。

他就这么南下踏上征程,每一天都可能是结束,所以分外珍惜享受大学每一天时间。

爱情是他过于奢侈的梦,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拥有,可那个人就这样义无反顾的来到自己面前,告诉自己他爱自己。他拒绝了,可他的爱人向来是一个有耐心的人,就像他可以花费大量时间去匹配那个主播一样,后来,他们在一起了。

也许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他竟然安度了二十岁,只是爱情也没能治愈他的疾病,他就像预言中说的一样,身体每况愈下,大四那年,医生下来最后的诊断,除非进行心脏移植,不然他应该是活不到毕业了。

可心脏移植,等待配型的时间遥遥无期,是真的将生命交还给上天。他不想拖累自己的爱人,给他留下永远的阴影。恰逢大四毕业,大家面临着工作、考研、分离,很多人都就着毕业的机会选择分手,他就随便搪塞的找了个借口。

他永远记得面对说出那些尖锐语言的自己,爱人瞪大的湿润的双眼充斥着不敢置信。

但两个人终究分手了。

可没想到他竟然找到配型的心脏苟活下来。

后来他继续爱着爱人,宁愿从朋友打探他最新消息,删掉的联系方式再也没加过,他自以为是的认为不要打扰他,不再出现在他生命才是最好。

他知道那人放弃深造回到家乡。

他知道那人如愿成了一个设计师。

他以为那人早已释怀.......

回忆让他难以承受,眼前的视频却还在播放。

“牙套是因为我有一个虎牙要矫正啦。”

“虎牙多可爱。”

“我不喜欢。”

哪里是他不喜欢,他想起分手的时候自己怎么说的来着,“不喜欢你的原因?你的虎牙我就不喜欢!”

捂住脸不让眼泪流出了,笑声却从指缝溜出来,欧皇啊欧皇,你哪里是欧皇,运气多差才能遇到我。

自己真是自以为是的混蛋啊,自作主张的离开,不仅毁掉了自己爱情,还带走了旧日张扬的恋人的自信。

打开空白了许久的对话框,他轻轻发送了一段歌声语音,他知道那个人一定懂。

在底下详细的讲述了自己离开的原因与忏悔,最后留下了祝福和电话号,他并不奢望两人还能在一起,但他不想曾经锋芒般耀眼的爱人不再自信。

欧皇回完最后一条私信,打算关闭私信。

突然看到一段语音,心软点进去,手机直接没有拿稳掉到脸上,他疑心自己幻听,不顾疼痛,连忙翻找上去,再次点开,的确是那个人的声音。

他看到那人发的长篇大论,留下的电话号码,那祝你幸福的字样微微刺痛了他的双眼。

气到忘了时间已逾凌晨,直接拨通了电话。

“你这个自以为是臭不要脸的混蛋,你以为........”

只有狂热的爱情能轻易挑起一个温和的人的怒火。

那头的人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听着喜欢的人迟到几年的宣泄。

只是在他骂累了停顿的时候,一直重复,“对不起!”与“我爱你!”。

只要两个人心里还有着对方,零星的火星可以燎原,更别提这两个人从来没有放下过对方,两人通了一夜的电话。

第二天他就飞了过去,两人把所有话都将开了,他注视着爱人的双眼:“这辈子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。”

欧皇耸了耸鼻子:“怎么着?现在就打算说结婚誓言啊?”

他笑了:“你要愿意,下个假期我们就去国外结婚吧!”

欧皇早早出柜,自己家在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也早已给父母说好,对于爸妈来说,儿子还活着就是最重要的,他喜欢谁,男生女生都好,经历过生死的家庭往往看得尤为透彻。现在结婚也好。

“屁嘞,你还在试用期,能不能转正再说,结个鬼了结。”低头看了一下手机,“坏了,都这个点了,我今天还没上游戏。”

“怎么?你还想给他过生日?”他皱起眉头。

“昨天都那么说了,总不能什么都不表示吧?”

“你不会真的喜欢他吧?”

“.......你如果想听实话的话,是有一点点,如果你晚几个月再不出现我可能就跟他在一起了。”欧皇故意逗他“你吃醋啊?”

“我肯定吃醋啊!但说实话我很感谢他,要不是他今天出生,我就不会看到视频,就错过你了。走,去网吧给他过生日去。”心想一个替身哪能赢过正主,不足挂记。

“你真这么想?”

“我要靠我自己的行为赢回你,你要是跟别人在一起更好,你当然可以离开。”

“刚才还说不离开我?”

“我不会离开啊,我会在角落默默爱你。”

“切~不稀罕。”

两人来到网吧:“你玩,b站怎么送礼物,我去给他送个礼物吧。”

“这样。”

某位主播看到弹幕上飘过“谢谢你今天出生,谢谢你帮我找回了我遗失的美好。”

“谢谢,谢谢阿德送的节奏风暴。阿德?这男生名吧?哇,谢谢我出生可还行,兄弟,你真Gay!”

“哟,这不白皮吗~”

“生日快乐,决赛圈见吧!”那主播没有发现他的话与平时相比少了很多,语气也客气不少。

“好哒~谢谢!”

生日的最后,他读着粉丝的问题:“会不会来广东和欧皇面基?哼,我这么高冷的人怎么会面基?”

........

几个月之后欧皇看到私信“白皮啊,我去广东咱们见一面?我电话xxxxxxxxxxxxx”

某幻有些激动要与欧皇见面了,他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又恐惧什么,又有一种感觉,二者好像是同一种东西,却控制不了自己自己扬起来的嘴角,对着镜子换了一身又一身的衣服。

他早早来到餐厅,过了一会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,心想不会是这个?这么高吗?

那人却没有走进来,反而绕到车另一侧,撑开伞,为另一个人遮雨。

另一个个子略矮的人走下了车,与第一个人交谈几句,冲着餐厅走了进来,第一个人开车离开了。

“Hello,某饭君!终于见到真人了。”欧皇走近某幻。

“喜欢吗?”

“喜欢,哈哈哈。”

熟悉的话瞬间拉近两个人的距离。

“没看出来,你还是有司机的人?”

“不是啦,他是......”

他的话音被打落,那个瘦高男人走了进来,把衣服塞到欧皇手里,带着不易察觉的亲昵说:“你外套没带,回去的时候打车吧,我数据跑的出了点问题,我得会研究所一趟,不能接你了。”

这才看向某幻,点了点头,客气的说:“幻哥好,你的视频我都看过,很不错。”

“过奖过奖。”

某幻看向两人,眼神带了点探究。

“你是?”

“哦,还没自我介绍,我是阿德。”

“哦,就是经常给我送感谢的节奏风暴那个男粉。哇,你跟欧皇什么关系?欧皇你可不能因为自己是粉头,欺负别的粉丝给你开车啊!”某幻开玩笑的说。

“大哥误会了,我是欧皇的男朋友,本来我们因为一点误会分手了,还是得谢谢幻哥的视频,我才重新联系上他,所以我每次节奏风暴说谢谢都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某幻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声音变得僵硬很多,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那男人摸了欧皇头一下“回去别忘了穿上外套,昨天晚上就有点咳嗽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赶紧走吧。”欧皇涨红了脸,抚平自己被揉乱的头发。

“先不说了,我得赶紧去弄数据,你们先玩。”那男人点头示意一下某幻,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,看在某幻眼里却充满了挑衅的味道。

男人离开,欧皇的耳朵的粉色还未消去,两人陷入沉默,只有天后自顾自的唱着的背景音

[啊,天晓得,既然说
你快乐,于是我快乐 
玫瑰都开了,我还想怎么呢
求之不得,求不得
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 
喜怒和哀乐,有我来重蹈你覆彻 ]

“你有男朋友了。”某幻打破沉默。

“我们两个月前和好的。”

“那你......算了。”

欧皇却偏生听懂了某幻未竟的话,他沉默一下说到:“大哥看了这么多电影,不知道有么有看过一代宗师,我很欣赏章子怡演的宫二的角色和台词,特别是最后对梁朝伟说的那段我很喜欢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某幻突然轻轻的笑了“或许我就是天意,这是我的命。希望你们能幸福。”

“谢谢,希望大哥事业越来越好,我之前看大哥准备签约是吧?”

........

两个高情商的人在,如果你忽略某幻吃完饭飞也似的逃离的话,这顿饭还是吃的很愉快的。

他回酒店脱下选了很久的衣服,冲进浴室,把水开到最大,冲坏了刚做的发型。

作为电影人他当然知道那段台词。

[我在最好的时候碰到你,是我的运气。可惜我没时间了。想想,说人生无悔,都是赌气的话。人生若无悔,那该多无趣啊。我心里有过你。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。]

水流过身体,他觉得自己就像被春雨浇灌后的土地,心里那个早就扎根的念头终于破土而出。

终于在失去之后,他才能承认自己是喜欢那人的,是始终期待游戏里的相遇的。

那人给了自己那么多暗示,自己却从来不接茬,总是以为会有人在这等待,可越过山峰才发现无人等候,这怪得了谁呢?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,秋刀鱼会过期,肉罐头会过期,连保鲜纸都会过期,期待与感情当然也会过期。1

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可如果错过了,只能远远地在心底说一声,祝你幸福。2

开心最重要,我现在终于懂了你的感觉。

你快乐所以我快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出现的歌是王菲的《你快乐所以我快乐》

1、是王家卫电影的台词稍加变化。

2、是张爱玲小说的文字稍加变化。

不管两人以后是什么关系,两个那么好的人,希望他们两个都幸福,你们快乐所以我们快乐。


评论(35)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