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幻欧】你年夜饭吃的什么?(番外二-年夜饭)

预警:全是私设,黑夜黑作坊又开工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砰”炮竹的声音再次在青岛上空响起来,欧皇从睡梦中惊醒,推了推某幻,某幻像鸵鸟一样缩回了被窝,抓着被子不放:“这才八点,再让我睡会儿,宝贝。”

“快起床,今天咱们要回家了。”

某幻一把搂住了坐起来的欧皇,把他拽回了被窝:“又不是没见过爸妈,这么激动干什么呀。”

“那能一样吗?春节这种节日......”欧皇话没有说完,春节这种跟家人一起过的日子,总归有不同的含义。

“就咱么四个,没事的,就再睡半小时,求你了~”

 欧皇和某幻在一起已经几年了,今年并不是两个人第一次一起过年,欧皇却还是有点激动,这几年两人一起经历了很多事,包括对家人出柜,事业转型,这一切并不容易,但两个人在一起竟然也一点点克服了。

某幻本来都可以选择更加轻松的道路,可他听到欧皇哼着小曲在厨房准备早餐的时候,感觉这才是自己唯一正确的人生之路。

起床,简单收拾一下,来到欧皇背后,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,心满意足的吻了吻他的头发。

“饿了?”欧皇拿这锅铲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某幻声音还带着刚起床的慵懒,就这搂着的角度,重新帮欧皇系了一下围裙。

“先吃点水果,稍微等一下,别吃薯片了,看看都快变成一块腹肌了。”

某幻动作一僵,中途弯的他,穿衣打扮的确在基圈内算是最简朴,就身材还算数得上,但这段时间疏于锻炼,腹肌的轮廓的确不见了......再想想欧皇那些朋友一个个那么精致。一股中年危机的感觉油然而生,他闷闷不乐的坐到餐桌,开始反思自己。

欧皇把早饭端上来,他看着某幻的表情秒懂了。

“胖点好,胖点就没人跟我抢你了。”

“........”并没有受到安慰的某幻,生硬的回答“本来就没有人抢。”

“你微博那些女粉可都抢着当女朋友,我都看到了。”

两个人不在一个频率上各自吃醋,接下来的时间在诡异气氛中默默的吃着早餐,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吃过早餐,两人出门进行新年最后一波大抢购,路边散落着星星点点红色爆竹纸屑,寒冷的空气夹杂着硝石的味道,大红灯笼在路灯架上随风摇摆,街边商店遍是中国红的色彩。

路上行人三三两两,匆匆赶路,某幻扯过欧皇微微发凉的手,踹到兜里,这个小南方人总是有些不适应北方的寒冷。欧皇感受到某幻示好的信号,回握了某幻的手,尽管没有交流,但两人知道早餐尴尬就这么过去了。

“你吃不吃甘蔗?”欧皇看着前面的小车。

“吃!”

“老板整段削皮。”

“好嘞~”小贩手脚伶俐的削好了甘蔗。

某幻接过甘蔗,“祝您早点回家,过个好年。”

“哈哈,你们也是,新年好。”

其实欧皇不是很喜欢甘蔗,某幻也是,但某幻知道欧皇问那句就是想让那个人早点回家,自己的爱人似乎特别注重春节的团圆仪式感,就像是一种执念。

商场里人山人海,两个人被人群裹挟着向前,接下来是欧皇特别喜欢新年大采购环境,某幻不明白他为什么每年都兴致勃勃的买一堆用不着的东西,回去看着傻乐。

但只要欧皇喜欢,某幻咬了咬牙,推着购物车横冲直撞,眼疾手快从阿姨手下抢下最后一打袜子。

“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biang?俺先拿的。”

“我听唔懂你讲乜。”某幻一脸无辜的看着说青岛话的阿姨。

阿姨小声嘟囔一句:“南蛮子。”愤愤不平的走了。

欧皇在旁边一脸无奈:“你欺负阿姨干什么?”

“你不前两天有点起湿疹吗?你别看这个袜子便宜,这个吸汗性特别好,来了我才想起来,再说阿姨先骂人的,不然我就让给她了。”某幻向阿姨离开的方向挑衅似的吹了生口哨,把战利品扔进购物车。

“出息!”

但不得不说幼稚到让人感动,这个人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非常细心,不大搞什么浪漫的事情,生活细节却让人真实感觉到他的体贴与疼爱。

两个人挑挑拣拣,又一次满载而归,回到家,某幻去做饭,欧皇去整理买到的东西和要给爸妈带的礼物。

吃过午饭,稍微休息一会,驱车赶往父母家。

爸妈十分热情的迎进门,紧跟着就是两个厚厚的红包。

“爸妈,不用不用,明明该我们给你们红包。”

“永远是孩子,长辈赐,不能辞,快拿着,希望我的两个宝贝,新的一年健健康康,开开心心。”幻妈妈掐了掐欧皇的脸。

“谢谢爸爸妈妈。”

推搡了几句两个人还是收下了红包,拿出给父母买的礼物。

欧皇现在已经习惯了。

 .......

 想起第一年跟某幻回家过年的时候,向来收到几十块钱的利是的欧皇,着实被厚厚的红包吓到了,求助似的看向某幻。

某幻为了看他的反应,坏心的没有告诉他北方一般的红包的数目:“爸妈给你就拿着。”

“就是,幻幻比你大还拿呢!都是一家人,装起来。”

欧皇接过红包,某幻还没来得及调侃几句,就看到幻妈妈取下自己手上的玉镯,递给欧皇:“这个是我们家要给儿媳妇的,当年幻幻他奶奶给到我手上,我本来以为过上几十年,我就能交到一个小姑娘手上。”

欧皇拿这那个女士玉镯,不知道该说什么,再次求助看向某幻,某幻此刻也惊了,他父母算是勉强接他弯了,他还记得出柜时,并不是很愉快。怕妈妈说出什么让欧皇难受,连忙岔开话题:“妈,你说这个干什么呀?我都饿了,咱们今天吃什么呀?”

“我给你说话了吗?”幻妈妈瞪了某幻一眼,转过头又从欧皇手上拿起那个手镯给自己带上了,继续温和对欧皇说:“这个我就不给你了。”

“妈,今天有糖醋排骨吗?”某幻提高了嗓音。

“你这么饿吗?去厨房给爸爸帮忙吧!我还没给他说完。”

“他和我一起去帮忙吧。”

“怎么着?我们娘俩不能单独聊聊天?”话说到这个份上,某幻瘪了瘪嘴,但还是固执站在原地,整个人呈一种保护的姿态。

“没事,您说我听着。”欧皇本来就没有期待出柜后的日子有那么容易,他推了推某幻“你去给叔叔帮忙吧。”

某幻不情愿的离开了。

“这孩子从小就性子急,还得你多担待着。”

“没有,某幻他很好。”

“我的孩子我知道,你不用替他说话,”幻妈妈叹了口气“我就没见过他那么着急的样子。他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欧皇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礼貌的微笑着,“你别紧张。”她拿出一个小盒子,用眼神示意欧皇打开看看,里面是一个玉菩萨。

“这镯子太女士了,我就留着了,我们给你买了这个,孩子,我们希望你一切都好。”

欧皇突然说不出话,他做好了万分的准备,被责备,被冷视,唯一没有预料的是善意,他就那么愣愣的盯着那个小盒子,眼泪瞬间掉了下来。

幻妈妈眼里也闪着泪光,她叹了口气。伸手替欧皇挂上了:“上次见面你叔急躁了点,我知道你们难受,但你也要给我们时间来接受,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。你们示好的行为老头子他其实都看在眼里,他不好意思说,这玉你叔还专门去湛山寺开了光,也算是他的道歉。”

出柜对他们这个传统的家庭并不容易接受,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,但如果孩子们一定要选择这条要面对许多非议的道路,那他们能做的就是至少不让反对来自家庭。

“过年开心的日子,不哭了,乖啊。”幻妈妈抹掉了欧皇的眼泪,牵过欧皇的手,“来,我给你看看某幻小时候的照片。”

那是他们出柜之后第一次一起过年。

.......

 而今年这个三十的下午,某幻跟爸爸一起下着象棋,欧皇帮幻妈妈搭配着刚买的衣服,电视里面播放着新春乐曲。

等到六点之后,某幻拿出案板放到饭桌上,幻妈妈端出了发好的面团与馅料,三个人围着桌子包着水饺,聊着家常。幻爸爸在厨房,哐哐剁着肘子,哼着跑调的京剧。

“你的电话。”某幻耳朵尖听到欧皇放到沙发上的手机。

欧皇擦了擦手,拿过手机一看,是妈妈。

“宝贝,新年快乐!”

“妈妈,新年快乐,你跟爸爸玩的好吗?”欧皇妈妈跟爸爸去巴厘岛旅行了,欧皇隐约能看到妈妈那大海的淡影。

“很好啊,我们还要再呆一段时间再回去,你们有空也来玩一下吧”欧皇妈妈转换镜头,给欧皇看了个全景“国内是不是到了吃完饭的点了?你年夜饭吃的什么?”

 “你年夜饭吃的什么?”

 不知道是不是新的一年长大一岁总爱回忆,欧皇有点晃神,他想起了跟某幻认识第一年,那时候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,他在直播游戏中问自己这个问题。

自己那时候跟父母出柜之后因为父母暂时的不理解,赌气不回家,过年那几天都是一个人窝在租来的房子里,每天打游戏,打到最后没有了时间概念,三十那天还是照例打了半天游戏,然后打电话给外卖,却听到老板有些不好意思说:“对不起先生,今天年三十了,我们都放假了......”

挂了电话,欧皇呆呆望着墙壁,原来已经年三十了吗?

像逃避一样,他拿着钥匙冲出了门,路上行人稀疏,步履匆忙,都赶着回家,孤独一人的感觉几乎吞噬了他。

他浑浑噩噩走向亮灯的地方,处在超市中抢购人群中他才感觉些许的温暖,买了一大堆零食,狼狈回到家里,电影开到最大声,就这么熬到某幻直播。

他刚上线,欧皇就立马去匹配他了,他听着那人喜气洋洋的拜年的声音,渐渐抚平了他的急躁。

直到那人问出,

“你年夜饭吃的什么?”

向来捧场的欧皇没有接他的茬,那人又问了一遍:“你们家年夜饭是谁做的呀?”

欧皇看了看那堆放在桌子上的零食,键盘按得飞快,没有停止在游戏中搜索物资,冷漠的说:“跟你没关系,你问太多了。”

“哦,好吧.......”

他听着那人有些尴尬转移话题,补偿似的试探问道:“你要不要98k?”

 ......

“宝贝?”那头妈妈看到欧皇愣神的样子。

“哦,没事。”欧皇从回忆跳脱出来,也学着妈妈的样子给了一个全景。

某幻给欧皇妈妈来了飞吻,幻妈妈笑着对那位母亲点了点头,幻爸爸让欧皇对自己做好的菜来了个一镜到底。

“哇,看起来好好吃。”

“回来,来青岛一趟吧,我上次衣服给你买了一件一样的呢,咱们也有段时间不见了。”幻妈妈依在厨房门框上对欧皇妈妈说道。

“猴啊。这么巧?我还给你给你带了.......”

.......

 等两家人互换拜完年,欧皇挂了电话,借口去厕所,他怕自己在大家面前控制不了情绪。镜子里那个眼中有着些许泪水的男人已经渐渐退去青涩,他偷偷的笑了,眼角的显出几丝笑纹,放在几年前他一定紧张的选择各种眼霜,可现在却觉得是幸福的证明。擦掉泪水,把纸扔掉,连同那些年自己身上无形的压力,晦涩无法说出口的回忆一并丢掉。

 因为他知道,从今往后,他再也不会一个人享用年夜饭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久很久没发了,一个是因为赶论文,另一个更大的原因其实是卡文了,我这段时间写了不少,这章本应是结局,这是听到到年夜饭梗第一时间的想到的样子,没写的大概剧情是两个人出柜,还有直男前任的参与,这些我前文其实都埋下伏笔的,这样方可构成一个完整的文章结构。

但当知道他们越来越多之后,我不舍得了。我不舍得说他之前碰到我想象中那样的前任,我不舍得去写一些他们家人不好的事情,只是为了推动剧情,我不舍得用狗血去定义他们之间的故事,用矫揉造作去故作浪漫。

我只希望我爱的他们一生顺遂,百岁无忧。所以可能时间线看起来有点支离破碎的感觉.....第一次体会到三次元的同人跟纸片人的同人写起来还是不一样。

我把想写的打碎了,但还剩几个小梗,应该都能独立看,就放到番外吧,我们后会有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番外三)http://renlaifeng2012.lofter.com/post/1e55b7fe_12dcefa8

评论(18)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