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幻欧】红色高跟鞋

随机掉落片段——眼镜梗.漫展梗.女装梗
时间线:是在一起了,但一直网恋没奔现,恋情出现分歧阶段。
严格得说不知道算是HE还是BE,现实向,有些致郁,ooc大概到天边,私设预警。
女装预警但没有play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广东和几天前上海一样炎热,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,空调一吹又紧紧贴在背上,某幻有些后悔为什么心血来潮为了配合眼镜穿了一身正装。

他向远处张望了一下,展位前面的队伍有序排列着,已经可以看见队尾,不由得悄悄松了口气。
才缩回脖子,看向面前粉丝,面前这个人身材高挑,锁骨精致,皮肤白皙,裹在一袭银色裙子里,略宽的胯骨行走间带出成熟的韵味,只是带着大半个口罩,遮住了姣好的容貌,某幻愣了一下,没想到自己粉丝里面还有偏御姐类型的人,露出了职业的笑容。
那人目光跟他接触到一起,勾起眼角,细长的眼睛满是风情。

某幻脸上一红,揉了揉鼻子,伸手准备接过海报。那人就着他的手,用一种手腕翻向上的略带怪异的姿势放下了海报,拿开手时手腕像是故意得碰了他的虎口一下。
某幻先是惊讶于她略显轻佻的动作,继而才注意她的手腕处的纹身。猛的抬头,眼里带着点不敢置信,无声的口型吐出那人真名。
那人眨了一下右眼,抬起食指抵在口罩外面,很小幅度的点了下头。

后面是工作人员,前面是自己的众多粉丝,左边直播平板兢兢业业对着自己在拍,显然不是一个说话的场合,某幻提笔写下几个字把海边交还给美人。
美人拿着海报,摇曳生姿的离开了,红色高跟鞋像是踏在某幻心上。签名还在继续,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有多么天翻地覆。

能亲眼见到他已经很好了,也算是当面告别。欧皇匆匆走出漫展坐上友人的车,一把扯开了口罩,那边友人嘲笑道:“看过你男人了?死心吧,我给你说.....”没有理他,郑重地展开海报,却发现三张在他签名的地方分别写着
[鸭儿]
[别走]
[等我]

“停车!”
“你TM吓死人...又怎么了?”
“我还是要见他。”
友人看着他似笑似哭的表情,接过海报,使劲锤了一下方向盘,骂了一句,扔回给他:“这直男当真不是好人,知道你喜欢他还这么撩你,你就这么喜欢他?”
车里陷入蜜汁沉默,半晌欧皇才喃喃说到:“我不知道。”
“开始就让你别招惹直男...”友人声音突然消失了,是欧皇紧紧的抱了他一下。
“谢谢你,我知道,但我还是想去,对不起。”
“突然煽情干什么?”友人有些不适应的挠了挠头,语重心长说“别让人家骗了。”
欧皇跳下了车,俯身一笑:“还不一定谁骗谁呢?”
“快滚。”
“改天一起吃饭!”

爱情,最为迷人的地方就是你迷恋一个人却讲不清楚,他哪里吸引了你。

某幻有点心不在焉的听着主办方讲最后的致辞,刚刚鬼使神差的给欧皇签下来那些文字,也没讲清楚到底在哪,现在怕是等急了,他那个性格肯定会等自己一起吃饭,肯定饿坏了。
等弄完工作,他立刻开机,拨通了电话。

“你在哪?”
“在你心里呀~”欧皇在一旁漫不经心回答道。
没生气就好,某幻揉了揉眉心,安抚道:“不开玩笑了,你在哪呢?”
说着走出了展厅,一眼看到了欧皇,他背对展厅坐在长椅上,夜色降临,城市的灯光打在他身上,银白色的长裙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流动起来,大概是累了他踢掉了高跟鞋,正在茫然的张望四周,天真与性感糅合得恰到好处:“你出来了?我没看到你呀?”
“你闭上眼睛。”某幻大步走上前去,拍了拍他“你好,这位美人今晚有约吗?”
眼角的风情再次浮现,欧皇搭着某幻的手站了起来:“I'm all yours”
“累吗?”某幻看着欧皇重新套上了那高跟鞋,略带好奇的问到。
“这个?习惯就好。”欧皇站到他的旁边,“走吗?我定了餐厅。”
“今天怎么穿成这个样子?”某幻还是略带担忧看了一下那细细的高跟,主动把胳膊环成一个圈。
欧皇顺从胯住了他,带着点狡黠笑了,“不想让他们认出我。惊不惊喜?”
“要不是你碰我手,我都差点没认出来。当时还想哪个姑娘这么大胆。”某幻笑了一声,“昨天是不是故意在朋友圈发自己纹身的?我今天看了第一眼觉得怎么这么熟悉?”
“你猜呀?”
“哼~真纹身了?”
“贴的玩的。”
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“你猜?”
“又我猜?小心机鬼,我猜你爱我。”
“不对,是我爱你。”欧皇重复了一下读音,“罗马尼亚语。”
“对啊,就是你爱我。”某幻戏谑看了欧皇一眼。
“你套路我。”欧皇这才反应过来,打算抽出胳膊,没想差点崴脚。
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,赶紧扶着吧,等会再摔了。”某幻吓了一大跳,伸手揽住欧皇的腰。

灯光拉出了两人的身影,影子叠在一起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看起来就像谁想的一样亲密无间。

吃饭过程暂且不表,欧皇戒备公共场合,怕人识破身份,开口说话时间不多,大部分时间都是某幻在说。
等吃完饭,欧皇问某幻有没有安排?要不要去喝酒?
“去哪?”
“我家。”
“你家?”某幻略带暧昧地看了欧皇一眼,啧啧出声“没想到啊,山炮儿。”
“朋友给我带了几瓶好酒,正好方便聊天。”欧皇翻了个白眼。

进门某幻第一眼看到桌子上摆着新鲜的鲜花,视线稍往上移,又与用来装饰的鹿头不期对视,逼仄的空间中处处透露着精致构思。
他倏然有些局促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下意识松了松领口。
“进去啊”欧皇在后面用头顶了顶他的背,正好抬头看到他解开衬衫第一颗纽扣的动作,笑了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玩游戏,你说我穿衣服看起来像个斯文败类吗?你看现在谁是?”
“哼!”看着欧皇脸上狡黠的笑容,他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这一声语气词听起来到是颇有一股外强中干的意味。
“好了,先进门,在门外站在干嘛?”
“我用不用先换个鞋什么的?”某幻看着欧皇沙发前面浅褐色的长绒地毯。
“没事,我不嫌弃你。”
“随便看,随便动。”欧皇嘱咐两句去准备酒具

某幻好奇矜持地参观着房间。
他匆匆浏览欧皇书柜,发现竟然发现了黑胶唱片,等到欧皇端着两个酒杯回到小吧台的时候,看到某幻手里握着他的高跟鞋,递给了他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你想跳舞吗?”
“什么?”
某幻打开了留声机,萨克斯声音慵懒的飘了出来,带着几分缱绻,某幻压低了声音,做了一个绅士的翻手,把手递了过去,温柔的说:“你愿意跟我跳一支舞吗?”
欧皇扶着他的手站了起来,把手搭在他肩膀上,略带紧张的说道:“我不会跳舞。”
“没关系,我也是。”某幻搂住了他的腰,把两人的距离又缩短了一点。

两个人跟着音乐旋转,慢慢的欧皇下巴靠上某幻肩窝,整个人倚靠在某幻身上,温顺不受防的样子让某幻感觉心尖颤抖了一下。
他伸手摸了摸欧皇头发。
“怎么了?”他听到欧皇问到,带了点鼻音。
“我就想揉一揉。”某幻压低声音。
欧皇突然笑了:“你还记得,你有一天直播最后聊天,放着这些音乐压低声音说是消费女性,粉丝都疯了,疯狂让你来消费他们吗?”
“什么样?这样吗?”某幻压低声音,故作无辜在欧皇耳边说道,说完对着那可怜的耳朵吹了口气,不出意外看到那个耳朵变红,笑了起来。
“你太犯规了!”欧皇有些羞恼的拉开距离。
“怎么了?以为S级我消费不起吗?”某幻重新搂上了欧皇的腰,顺着脊柱揉了一把。
“当真?你别后悔。”欧皇小声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说给谁听,伸手搂住了某幻的脖子。
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欧皇突然伸手摘下了某幻的金边眼镜,直视着他的眼睛,某幻眼睛里闪过几丝慌乱略带迷茫痛苦,真诚与青涩交织,让他一下子有些不忍心。

他快速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唇珠,仔细辨认他的反应,“有恶心的感觉吗?”
某幻摇了摇头,搂紧了他,过了一会小声问到:“我还能亲你吗?”
欧皇无奈的笑了一下,扬起了头,看着某幻越靠越近,两个人都没有闭上眼睛,场面有些滑稽,欧皇试探性的伸了一下舌头,某幻皱了一下眉头,欧皇立马放开了他。
“不是,我不是嫌弃你。”某幻略带慌乱搂紧了他解释道,“你牙套刮到我了...”
欧皇笑倒在他的怀里:“你是我带牙套亲到第一个人,抱歉,忘了。”

他们不谈论过去,也从不谈论未来,当下隐秘的快乐也鲜于与身边朋友共享,可他们彼此分享细碎生活,能拥抱亲吻,欧皇给他们的定义,一种非常奇怪,莫名其妙的情侣关系。
第三次尝试亲吻终于成功,直到欧皇脸颊泛红才某幻放开他。
欧皇依在他怀里喘着气“你学习能力到是快。”
他掏出某幻马甲上面的怀表:“你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
“下午三点。”
“那这水晶鞋我还能穿15小时。”欧皇用高跟鞋蹭了蹭某幻的小腿。
“你别这样。”某幻亲一口他的眼睛,不想看到他露出那样的表情,“我喜欢你的。”
“我知道,但你爱着你自己。”欧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皱了皱眉,这酒也太酸涩了。
“那你那移民申请弄的怎么样了?”
“还在办。”欧皇又笑了,他们两个都知道对方的弱点,每次恰到好处的相互刺痛,计较着得失,总想先把对方打磨成功,自己却保留着棱角。

教科书级别的成年人的爱情。

“求我,我可以留下来。”
“求我,我可以出柜。”
两人又笑了起来,不知道彼此几分真情几分假意,双方都知道对方不会妥协,默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,只是再次默默享受此刻的陪伴。

洗漱完两人躺在床上,某幻仔细给欧皇揉着穿了一天高跟鞋的脚,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情,开心的不开心的。欧皇投桃报李分享了老板同事的故事。
最熟悉的陌生人不过如此。

揉着揉着,欧皇脚开始不再老实,在某幻大腿内侧有规律的踩着,某幻抓着那纤细的脚踝,亲了一口,警告似的说了一句:“别搞事情。”
“我要是审成功就走了,真的走了,再也不回了的那种,你不后悔就行。”赌气的收回脚,缩在一边不再看他,求欢被拒这种事情让他略微有些难堪。
某幻叹了口气,上来环抱住挣扎的欧皇:“你怎么这么傻,我又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“可我也不是。”
两个“坏蛋”一拍即合,开始了生命和谐的探索。

“后悔吗?”事后欧皇问了他一句。
“说不上来。”
“我这技术你还后悔?”欧皇一巴掌拍到某幻肚子上。
“不是这个意思,这次之后我真的弯了,反正再也不能说自己是直男了。”
“那就是跟我撩的时候是开玩笑了?”
“不是,我当真喜欢你,无关性别,但要到做的时候,你总得给我点心里建设时间。”
“呵,男人。”欧皇拍开了他搂自己的手。
“那你一边跟我谈,一遍有条不紊准备移民,就是特别真心的。”
“那是我开始就知道你就是玩玩。”
“我没有”某幻有些着急辩解道,“你不能这么说我。”
“那你让我留下来,我就不走了,你去处理出柜那些事情。”欧皇看了他一眼无悲无喜,“你可想好了,你说了,我绝对不走了,你别想再甩开我,只要你说我留下来。”

某幻此刻却什么说不出来,欧皇又转过去,也没有多少难过的感觉,实际上这话题两人讨论了无数次,唯一解就是无解。他一早就知道两人结局单有分别这一条路。
他们遇见就像是一次错误,他盲目地追逐,他消极地纵容,终究酿成现在的苦果,偏偏两个人就像饮鸩止渴,谁也不舍得叫停。

感觉到腰上轻重适宜的按摩,他回头,恰逢看到某幻眼角泛红,被发现立马用手使劲揉了一把。一点也没有衣冠禽兽的模样,到是显出14岁男孩的脆弱迷茫。

“不许哭,我走了你哭一个试试。”欧皇威胁到,却感觉眼睛也有些模糊,“好好照顾自己,找个好姑娘,不,算了,找个坏姑娘,这样你天天记得我的好,别霍霍人家好姑娘。”
“别整得跟托孤一样,我就要你,不要姑娘。”某幻把脸埋进柔软欧皇发丝瓮声瓮气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欧皇握了握他的手,“睡吧,明天时间还够我们去长隆玩一玩,咱们还没一起去过游乐园呢!”
“咱们还有那么多要情侣一起做的事情都没做,你不能离开我。”
“别说了,我们这条路终点就是出柜,你做不到,我不怪你,但我不能投入更多感情了,不然到时候你在把我抛下,我可只记得你的坏了,毕竟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,现实的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前面。
压抑感充斥整个房间,半晌某幻再次说话了:“明天我要玩跳楼机。”
“好,睡吧,困了,明天去。”
某幻关上了台灯,搂住了欧皇,亲了亲他额头:“晚安,宝贝儿。”

他现在开始非常期待做梦,前几天他做了个梦,梦里他们穿着正装,一个衣冠禽兽,一个斯文败类,严肃认真说着永恒的承诺,交换小小指环,笑的开心,那...那是他们现实到不了的未来。

欧皇往他怀里窝了窝,睡过去了,此时他也在做梦,梦中他给他穿上了红色的高跟鞋,怀表停止计时,全城放起了红色高跟鞋,所有人一同舞蹈。
【对你的感觉 强烈
却又不太了解 只凭直觉
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
却又像风捉摸不住
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
像爱不释手的 oh
红色高跟鞋】

只有快乐,不见悲伤。

–THE 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彩蛋
第二天,欧皇发了漫展返图,许久没糖cpf疯了。这个狂欢在超话发了一个帖子之后达到高潮。

[城里人太会玩了,我说看到欧皇小哥哥的女装你敢信?昨天我跟朋友去漫展,排队过程因为我在最后,我去了一趟厕所,回来就发现我朋友后面站了个戴口罩美人,我不好意思给美人说,就默默排在ta后面。为什么我不敢给ta说,ta本来就一米七多,又穿了很高的高跟鞋,我们这种追星女孩都知道狗现场运动鞋最方便跑动,所以我就多看了美人两眼。今天看返图,欧皇小哥哥前面视角就是我那几个基友,没有别人了,昨天我们就是一直这样的队形排队到最后的!完全没有男生出现!所以那个美人就是欧皇小哥哥!女装看大哥这是怎样令人感动的感情!朋友们,品一品,这是神仙爱情吧!附图我拍的欧皇小哥哥,看这腰,我昨天竟然没扑上去,大哥真幸福,等会整理vlog,更多证明大家等会见!我先冷静一下!]

过了一会博主发了vlog。

[隐隐害怕,我站的cp是真的?]
[啊啊啊啊啊,这腰,这腰才有资格天天喝奶茶,我枉为人啊!]

[博主,你怎么不拍正面!帅不帅?]
[博主回复:帅!姐妹你看这眼睛,你看这脖颈,你看这锁骨,哪个不是人间极品?帅!]
[他们幸福就好,怪不得不发微博,奔现了!这两个狗贼!]
......
欧皇看着吵吵闹闹的超话,勾了勾嘴角,刚送走某幻的悲伤冲淡一些,这些女孩子太容易满足,现实要是真的这样该有多好,可惜彼得潘长大了,再也回不过去了。
我们虽在同一爱情中生长,可你呼吸着太阳,我呼吸着月亮,终究参商不相见。
但我们也会白头到老,
只是天各一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听的萨克斯舞曲推荐《Adia》

《红色高跟鞋》用来描述他们的感情我就得挺适合的,是此篇灵感,然后混了点灰姑娘的水晶鞋。
从金边眼镜脑补出《演员诞生》彭昱畅与小陶虹的《末代皇后》装扮,所以选的银色裙子。

亲吻参考《CMBYN》里面甜茶啃锤的方式,看电影的时候,他那一舔真实戳到我。

彩蛋最后几句分别参考
诗歌《我们将不会从同一只杯子》
美剧POI宅总怀念女友台词

评论(39)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