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幻欧】塞壬的水仙

一发完,现实致郁向,全是假的,圈地自虐,别扰正主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他看到评论里有一个告白的姑娘,说什么翘课看到直播,忍住想要去评论的冲动,“你快去上课!为什么要这样浪费青春!”罢了罢了,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自由,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不是一个绅士的行为,但这不得不说,这件事真的让他心生忧虑。

再次点开私信,一半夸赞,一半诋毁,看到有人说话特别难听,饶是脾气好,他还是忍不住点进去那个姑娘的主页。置顶里面美美的九宫格自拍,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,很难与说出那些文字的人对应上。他有些伤心,看起来那么美好的女孩子,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发出那些粗鄙的文字。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多年来的修养与自控让他关掉微博发呆。

本来一切就是他想的太简单了。

思绪不由的回到几个月前,无意点开的视频,本来只是打算打发一下时间,那人的声音却像塞壬一样诱人,连哼气声都那么性感,他就像路过旅人一样立刻被蛊惑了。

下游戏,买游戏,匹配,一步步接近他。

他仅仅想跟声音这么好听的人一起玩游戏,听那人吐露自己名字,听那个人因为自己发笑,听那个人谈及自己,这给他一种细碎的幸福感觉。

本来很单纯的事情,可他低估了粉丝的力量。

很快他的微博被翻出来了,很难说他看到三年前的微博被人评论是什么感觉。也许在刚开始的时候,有一种神奇的感觉,甚至有些隐秘的虚荣心满足的感觉,他积极回复着那些姑娘,毕竟他认为喜欢同一个人的人总会有一些特质是一样的,是成为朋友的第一步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越来越多人涌向私人空间,让他有些吃不消。

有些人,他们翻阅他的一切,刨根问底,想要拼凑出他的样子;有些人,他们对他肆无忌惮的发送着生活中的仇恨,他确信几年后他们想起来这件事肯定会后悔,可他看到时心里有些委屈,我明明又没做什么,为什么要被人这样指责?

这些事情已经让他从吃惊到厌烦再到最后有些暗暗的担心,他删掉了自己的私人信息,关闭了私信。

但他从来没有反驳过,因为他心虚了,她们有一些说对了.......他对那人的确抱有一些不一样的情愫,那男人对他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主播。

尽管有很多不开心的事,万幸的是自己眼光很好,喜欢的那个人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幽默风趣,能接住自己抛出的所有的梗,能精神上共鸣。

他补上了之前他做的视频,看到他的剪辑技术与故事结构一步步从青涩到成熟,从早些年无人问津到现在很多人的追随,不变的是分享游戏、发觉乐趣的那颗心。

其实他也有想过放弃不蹲了,毕竟他不管跟谁玩自己都能听到声音的,可看到那个人跑过整场没人理睬的时候,又忍不住跟去蹲他,当然他心里承认,他也很想他。

毕竟塞壬的诱惑不是旅人能抵抗住的。

有时候他会想如果他们不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,也许会成为好朋友,甚至更近一步的关系。只是每当想到这个的时候,他就立刻告诉自己打住,再想下去危险了。

要明确自己的定位,粉丝而已,只是一起玩游戏罢了。

对那个人的感觉,从喜欢关注到现在有些心疼,自己仅仅是这么一段时间被摆到聚光灯下,就已经受到这么多攻击,那个人肯定受过更多的非议吧,可他从来没有透露几分,向来积极阳光。

随着一次次游戏中的交谈,两人越来越默契。默契到谁也不联系谁。旁人很难相信他们两个人连游戏好友都不是,更别提微信什么的,他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想的,但他竟然都不想改变现状,也许那时他潜意识中就知道两人的结局单有分别这一条路。

游戏毕竟仅仅是生活一部分,回归现实,新年之后新的工作周期又开始了,分配的任务是去装修一个三口之家,进门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My name is 不利秋秋迪不利多~”

“what?”是他自己的声音。

他浑身都僵硬了,不会这么巧吧?

“快进来。”女主人热情的邀他进屋。

屋子中两个看起十五六岁小姑娘挤在平板面前,对着熟悉的视频笑的开心。

“囡囡,设计师来了快给他说说你想要的风格,我跟你爸也不知道你具体想怎么弄你的卧室。”

“哇,小哥哥你好!”其中一个小姑娘欢快的奔过来。

“你好!”欧皇也露出一个笑容。

“哎?小哥哥你的声音好耳熟啊?”

“大概广东都是这个声音吧。”

“我想装修成偏朋克的风格。”

“这样吗?你爸妈同意了?”

“同意了,我上个学期考的很好。”小姑娘骄傲的抬起头。

“那我,我先量一下你房间,回去给你做设计。”欧皇认真记着小姑娘的要求。

“小哥哥,你带牙套疼不疼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你长这么帅为什么带牙套啊?”

“我有个牙....有个牙没有牙根,所以要种植牙。”欧皇差点把虎牙说出去了,但想这个小姑娘看某幻,立刻改口,他并不想别人认出自己。

“哇,那很疼吧!”

欧皇温柔的笑了一下:“还好。”

到公司,汇报了一下情况,画了会儿图,伸了个懒腰打算站起来活动一下。

“你的拿铁,加了一个浓度,还有你的小蛋糕。”

公司新来的员工分发着每个人点的东西,低头对照单据,没有注意前面的怀孕的人力部姐姐,眼看就要撞到了,欧皇赶紧伸手拦了一下,滚烫的咖啡泼到他的左手上,马上红了一片,但所幸姐姐只是吓了一跳,没有事。

“对不起!真的对不起!你没事吧?”新人连忙道歉。

“没事。”欧皇连忙摆了摆手。

公司姐姐们却没有放过他,欧皇在这个设计室凭借自身的颜值与可爱性格,是姐姐们心照不宣的团宠,更别提今天因为帮助别人受伤,不管欧皇怎么说自己没有事,几个姐姐包括上司都坚持让他去包扎。

欧皇看着包成一片的手,哭笑不得,心里却暖暖的,自己这些同事太可爱了。

回到家里,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直播,只是今天受伤,本想就这么看看,没想到那人一直没碰到什么有意思的人,略带焦虑的撒娇似的说了一句“白皮在吗?白皮在匹我一次呗~”

欧皇立刻心软了,想了想还是打开了游戏,邀请了那个人。

“弱者,竟然邀请!”

“太久没玩了,匹不到了,咱们飞这,下去找车?”

“可以。我们从两个不同方向摸过去,然后中间交融。”

“臭不要脸!”但还是听从他的,从标的地方跳了下去。

“我这有车,你过来?”

“好哒~”那人故作可爱的说到,欧皇看到直播中他一蹦一跳的向自己奔过来。

欧皇轻笑了一声,也向那个人驶去。

“上车。”

黑人飞快的坐了上去。

“斯~”

“怎么了?我一上你就疼了?”他听到那人不着调的话中不加掩饰的关心。

“今天烫了一下手,刚才碰到了。”

“严重吗?”

“没什么事。”

“那你还陪我玩游戏,太感动了。”

“感动叫声哥来听听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叫哥!”

“什么?哎呦,你太小了,听不到!”

“屁嘞,臭不要脸!”

时间就在插科打诨中度过了。

第二天,欧皇拿这初步的图去跟小姑娘家交流。

小姑娘担心的问道:“哥哥你手没事吧?”

“没事只是烫了一下,你看看这样满意吗?”

沉浸在工作他当时并没有在意。

回去在超话看到一个帖子“大家帮帮我,这是不是欧皇?我也是广东人,他给我们家设计,第一天见到他,我就觉得他的声音耳熟,他也有牙套,而且昨天直播欧皇小哥哥说烫了一下。你们猜怎么着!今天设计师小哥哥就包着左手来的,昨天还没有!这就是欧皇吧!我也太欧了吧”

配着四张偷拍他的照片。

底下一片“哇,带牙套还这么帅的没见过!”

“我现在从大哥爬到小哥哥了,什么大哥,我只认小哥哥!”

欧皇眼里浮现了担忧,他最不想遇到的情况出现了,一是曝光,二是对某幻事业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。

还有人在评论中问什么公司,小姑娘竟然回复了。

欧皇给小姑娘打了个电话,开始就平铺直叙的说“我是。”

小姑娘兴奋的在那头叽叽喳喳,欧皇一言未发,小姑娘终于意识到气氛不大对,弱弱问了句,“怎么了?”

欧皇叹了口气,十几岁的孩子跟她生什么气呢:“你去把微博删了吧,我不想别人认出我,至于工作的问题,我手受伤了,我会给你推荐你个更厉害的同事。”

小姑娘这才认识到自己行为不对“对不起,欧皇哥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马上删了。”

但现在这个时代,网络上只要是存在过,就永远会有痕迹,他看到他们在私下求着照片,忽然感到心累,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跳脱出来看这个问题,回想这段时间,他才发现,不知道多久没去健身房了,不知道多久没有看完一本书了,他从心里问自己这真的值吗?每天拖着劳累的身体打游戏,游戏的目的在于控制分数,游戏体验很差,本来该是娱乐的反而更像是打卡一样。

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结束,过了几天他在公司收到不明人士寄来的快递,他简直拿不住那张薄薄的对他个人评头论足,恶意十足的纸,还有其他一些更是令人生气的东西。

上司跟他谈了一次话,语气十分温和,仅仅是询问他这段时间如此疲惫原因和为什么有人会寄来那些东西。

“我没有事,老板,我保证不这样了,不用担心我。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,对不起。”

“你是不是得罪了谁?要是真的也别怕,我们一起去削他!”上司平时听起来格外搞笑东北腔也只是让他嘴角扯了一下。

这事成了压倒他决定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,从那天之后,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游戏直播里。那主播看起来也没有变样,依然用同样的梗Gay着其他路人,想来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不过是其中一个,之前的感动更似自欺欺人。

这段时间经历与那刚萌芽就被他掐死的感情,就如梦一般,他庆幸没有陷入更深,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,还能潇洒的抽身离去。

这天,他吃饭时候开着直播看到主播又问了一句:“真没意思,白皮呢?白皮在匹我一次吧!白皮是不是很久没玩了?”

他仍有现在开电脑的冲动,但还在心里说了句抱歉,原谅我不辞而别,对不想分别的人他说不出告别,就这样默默离开吧。

他关上直播,按照约定跟朋友一起去看画展了,毕竟外面的世界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,而你带来的麻烦显然大于欢愉。

旅人听到塞壬的声音,受到蛊惑靠前,靠近途中却瞥见自己水中的倒影,最后选择化作了水仙花,塞壬的歌声依旧凄美,但旅人已经扎根土地了。

也许会被路飞摘下带上船,也许会遇到寻找兔子的爱丽丝,也许被小狐狸摘下了用来对比玫瑰花。

但那都将是新的旅程了,一段没有塞壬的旅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塞壬:希腊神话中用自己的歌喉让过往的旅人听到失神,船只触礁沉没。

纳西塞斯: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,爱上自己水中的倒影,最后化为水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喜欢大哥就学习大哥热爱家乡,为人着想,为兴趣坚持七八年;喜欢小哥哥就学习小哥哥怎样去温柔爱一个人,怎样为人处世;喜欢自己就去读书,运动,做更多有意义的事。

哪怕追星有了个剪视频、画画、拍照修图、写文的技能也好,千万不要学习饭圈乌烟瘴气互相diss那一套,不仅自己一身戾气,更是伤害了我们喜欢的他们。不管我们怎样来到这个不足百人tag下,愿我们珍惜这缘分,都有所收获,不负韶华。

评论(35)
热度(83)